十八

  避孕措施的范畴(3

 

求证:

穆罕默德·阿里·巴尔博士在其作品《从医学与古兰经中看人的造化》中用上述13两段圣训进行了求证,阿卜杜拉·阿卜杜·莱黑姆博士在其作品《现代科学是证据》中用上述23两段圣训进行了求证,赛义德·麦哈慕德·杨·欧达博士在其论文《避孕的生理方面》中用上述第4段圣训进行了求证,他们都坚持圣训与现代科学揭示的“尽管有影响怀孕的各种障碍因素,发生怀孕依旧有可能性”相吻合。

巴尔博士在引用第1段圣训时说它是:“完全的奇迹,只有学习了避孕措施及其成功率的人才能想象它,避孕的措施有古老的众所周知的措施,如体外排精避孕,有现代的措施,如避孕药、插入子宫的避孕栓、男女跟前的节育环、避孕贴、阴道灌洗剂,最后是绝育术,即通过切除外输卵管进行结扎以免精子进入卵巢。”他在别处进行了详解。

然后他说:“但是我们在这儿指出先知圣训的奇迹,就是所有的避孕措施不能够阻挡婴儿的创造,如果安拉意欲的话。”见第3段圣训所述。然后他说:“《安排怀孕》一书关于体外排精避孕说:它是自古以来流行的措施……”两位作者说:通过这种方式的失败率达25%

“现在我们知道,每一种避孕措施都有失败的概率,尽管采取了这些措施,当安拉注定时也会怀孕。甚而有一位女病人来向我告诉,她已经做了切除子宫的两个输卵管的绝育手术,在伦敦,然后只过了几个月她就怀孕了,这在医学书籍和杂志中都承认的,这种手术的失败率是55%。如果手术是通过阴道灌洗剂的方式,那只是降低到1%;如果手术是通过破腹的方式,并借助于娴熟的外科手段,许多研究者记录了失败率达3.7%,尽管外科医生技术精湛。甚而我曾记录了切除与子宫的联系手术后怀孕的情况。因此,先知的尊贵圣训是对这一科学真谛认可的完全奇迹。”

至于赛义德·麦哈慕德·杨博士,他曾提到了一名妇女进行了几次绝育手术的故事,尽管如此,她依旧自然地怀孕。他说:“就这一内容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的智慧的标志有:体外排精避孕对阻碍怀孕无济于事,但是比那些罕见的一直怀孕的情况更重要的是,尽管做了绝育手术,对两个喇叭状的输卵管进行了结扎,扩张,刮宫。肯定了提尔米济所辑的圣训……”他提及圣训后说:“我们通过展示这一难题来解释我们的经验:冶吉女士28岁,三个孩子的母亲,在公历1978814号得知怀孕的消息后,于公历1978815号月经的第21天,进行了外科绝育术,在绝育时,给她进行了结扎和刮宫,为了强调清空子宫。手术后一周经过检查,她正常怀孕,通过化验从子宫中抽取的东西,阐明那是在月经分泌物的最后阶段,附着在两卵巢的各部位,两月后她来诉苦停经了,她很担心。经过检查她怀孕了,子宫的大小昭示胎儿为九周,通过超声波检查进一步得到证实。但是事实是刮宫术消除不了任何一种怀孕的可能性,同时也清除了受精卵可能附着的子宫膜,尽管做了这一切,她还是正常地怀孕了。在公历1979421号,她自然分娩了一个健康的婴儿,体重为3260。在她产后四个月,我们为了强调绝育术的结果,为她进行了子宫和卵巢的射线透视,从中显示两卵巢完全关闭。”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