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讲:

关于《古兰经》中的笋奈

 

的确,在《古兰经》中多次提到笋奈。

其中以智慧一词提到的如真主在古兰经中通过伊布拉欣在对他的宗族宣传时说:【我们的主啊,求你在他们中派遣一个同族的使者,对他们宣读你的启示,教授他们经典和智慧,并熏陶他们!】(黄牛章129

又说:【正如我在你们中派遣你们同族的使者,给你们宣读我的启示,熏陶你们,并给你们教授经典和智慧。】(黄牛章151

安拉又说:【安拉已施恩于信士,他在他们中派遣了他们同族的使者,他对他们宣读他的迹象,并熏陶他们,给他们教授经典和智慧。】(伊姆兰家属章164

又说:【安拉给你下降了经典和智慧。】(妇女章113

又说:【你们当谨记在你们的家中所宣读的安拉的迹象和哲理。】(同盟军34

又说:【他在文盲中派遣一个同族的使者,去对他们宣读他的迹象,熏陶他们,并给他们教授经典和智慧。】(聚礼章2

哈三与葛塔岱说:经典指的是《古兰经》,智慧指的是先知的笋奈。[1]

伊玛目沙菲尔说:安拉提到的经典就是《古兰经》,提到的智慧,据我听我们这里的《古兰经》学者们说:智慧就是安拉的使者的笋奈。如前所述,安拉至知。

因为当提到《古兰经》时紧接着就提到了智慧,同时安拉提到:他以教授经典和智慧作为对他的被造物的恩赐,因此这里的智慧我们只能解释为笋奈,因为他与安拉的经典形影相随。的确安拉已经命令顺从他的使者,要求人们遵从他的命令,那么就不能说是主命,除非是对《古兰经》然后是对圣行,正如我们所说。

安拉在提出信仰他时会如影随行的提到信仰使者,而使者的笋奈就是为了阐明安拉的意图,指明他的特指和普遍性。然后,安拉在提到经典时紧接着提到智慧,并使其追随,他没有把它赐予他的使者之外的任何人。[2]

托布雷-愿主怜悯之-说:【他给他们教授经典和智慧】,指的是:他给他们教授安拉下降给他们的经典,并给他们阐明他的意图和意思。“智慧”指的是:用智慧,也就是用安拉通过使者的嘴给信士们规定的笋奈,并给他们说明![3]

托布雷在提到众伊玛目对智慧的理解之后也说到:我认为对智慧的正确理解应该是对安拉的法律的认识,但是你只有通过使者的解释才会对其有一番真知灼见;同时,通过他的看法去了解他的目的。[4]

因而,我们应该接受这个事实,那就是:尊贵的《古兰经》的说明就是紧随经典的那个被赏赐给使者的智慧。而这种智慧正是使者的笋奈,那么这个接受就会产生一些问题:

《古兰经》没有用笋奈一词来表达对《古兰经》的解明,而是用智慧一词,那么用它代替的原因是什么?既然智慧一词是《古兰经》里来到的,那么先知、圣门弟子们以及后辈的学者们为什么又用笋奈一词来代替他呢?

郝黎博士说:在我们的预估里,这个经注的起始是隐藏在《古兰经》与《笋奈》的本质区别里,尽管它俩同源,就是“启示”;它俩都是来自安拉的启示,《古兰经》和《笋奈》皆有证据表明。

《古兰经》的证据:在安拉的这句话中给了我们确凿的明证:【他不会用私欲说话,他所说的都是来自启示】(星宿章3-4

使者所说的包括了他给人们所宣读的《古兰经》,也包括他所说的话,两种都属于启示。

鉴于此,我们确定智慧就是安拉使者的笋奈,而非其它。的确,《古兰经》已经明示【真主给你降示天经和智慧,并给你教授了所不知道的,的确安拉对你的恩典是浩大的】(妇女章113)。

第二个确凿的证据:证明笋奈就是天启,它的降示犹如《古兰经》的降。

第三个证据:【然后解释它也是我的责任】(复活章19)他负责要解释《古兰经》,真主将要负责它,就和他负责“收集和诵读它”是一样的,这里的意思是:给他启示这个明证,以复活圣行的一种形式。

那么,笋奈就是启示”,以《古兰经》明显的证明。同样笋奈本身也证明了它是天启的,如:【须知我被赏赐了天经,以及类似他的】[5]

他除了赏赐《古兰经》外,还赏赐了《笋奈》,它们都是来自安拉的启示。

我们也尝试着去发现一些启示以外的共同点,但不尽人意,也证明了他的数量与《古兰经》不同,形式也与《古兰经》不同,也不会像《古兰经》一样发出挑战。

确实《古兰经》和《笋奈》的相似之处有限,其都是来自安拉的启示;区别为:《古兰经》的字面和意义都是来自启示,而《笋奈》只有意义来自启示,字面出自圣人之口。

当我们在对笋奈的传述系统与《古兰经》的传达相对比时,我们会发现两者截然不同;我们的养主是它的保护者,使它免于被篡改和误解,真主说:【我降下了教诲,我确是教诲的保护者】(石谷章9

但是,他责成我们保护“笋奈”,为人们指出了一条不可或缺的路,对这段圣训的同一个传述系统的多种分歧展开考证,且所有考证都是可靠、正确的;关于传述系统中出现的这一状况,就是产生分歧的原因,还有一个分歧就是圣训可以按照意义传述,而一致认为绝不允许按《古兰经》的意思诵读,因为诵读《古兰经》字面是一种功修,而笋奈则不然;《古兰经》它是挑战人类奇迹,而笋奈则不然。

这些就是在《古兰经》中以智慧一词出现,而先知用“笋奈”一词代替这明显的分歧背后的区别。

当我们充分的认识到《古兰经》的字面、意义都是来自启示,而笋奈只有意义是来自启示的这一宝贵区别,那么,我们就打开了消除这一基本问题的大门。

在此,我们真诚地希望真主使我们正确。智慧一词:它包括了所有真主启示给他的使者的旨意,使者用他的话来表达。

而“笋奈”:就是在给它配备了承载它的语言之后所启示的旨意;因此,笋奈与智慧的理解是不同的。

智慧仅仅是单一的旨意,而笋奈是包括旨意和表述的语言,先知没有以《古兰经》的方式代替,或者命名它,也没有在此加以区分!

智慧的定义不同于笋奈。

笋奈:它就是智慧,这样理解的话它就是来自安拉的启示。

而笋奈:意义与字面,就是安拉的使者的圣行,包含他的行为与默认的事情。

证明“笋奈”是来自安拉的启示,而字面归使者的证据:使者说:“的确,忠实的天使在我的心里注入:一个生命不会逝去,直到满足他的给养,因此,你们要索取佳美的!在另一传述中:圣洁的天使在我的心里丢下[6]…[丢入我的心里:在此的意思只是投入或注入内心,投入在内心的只能是意旨性的,如果投入的是字面和意义,那么,必须是心和听觉同时接受,如“纯洁的圣训”或者《古兰经》。

那么,我们在这段圣训中所听所读到的,都不是注入在安拉的使者心里的,但给他输入了意志,他进行了表达,这就是受启示的主宰的旨意,之后通过使者的表达传达给我们,而使者的表达是他特有的方式方法!他的解明方式和在《古兰经》里安拉的解明方式是完全不同的。

“笋奈”一词在语言学里的解释是:道路的意思。当我们说:安拉的使者的圣训就是他对安拉启示给他的旨意以他自己的方式方法进行语言性的传达来解释《古兰经》,或是用行动来说明,或是用他的许可来默许,它同样具备字面的证据性。

请思考:现在是否能够建议用智慧代替圣训,反之亦然?的确每个字都犹如生根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它俩的哪一个都不能代替另一个。[7]

二、“笋奈”一词在《古兰经》还以其它方式提到,有:

命令顺从他,如清高的真主说:【归信的人们,你们应当顺从真主,顺从使者和你们中的主事者】(妇女章59

接受他的命令和禁令,如清高的真主说:【你们紧抓使者给你们带来的,谨防他禁止你们的。】(放逐章 7)。

接受和顺从他的判决,如清高的真主说:【以你的养主起誓,他们决不归信,直到他们让你对他们所争论的做判决,并且在他的内心里对你所判决的没有任何芥蒂,并完全的顺服。】(妇女章65)。

谨防相反他, 如清高的真主说:【让那些违抗他的命令的人谨防灾难降临他们或者遭遇痛苦的刑罚。】(光明章63)。

必须跟随他,如清高的真主说:【你说,如果你们爱真主,那么就跟随我,真主会喜爱你们,并且饶恕你们的罪恶。】(伊姆兰家属章31)。

又说:【你们跟随他,希望你们得正道】(高处章158)。

这些明文及含义都说明这个民族离不开使者的引导,也说明这个民族应该去接受他所带来的一切,并去执行它。因此,我们称呼为:“他的笋奈”。[8]

 



[1]  见《法学家与求学者》1/88

[2]   《使命》7879页。

[3]  拖布勒经注4/163

[4]  拖布勒经注1/557

[5]  艾布·达乌德传述/圣行章/紧随圣行节(4604)号。铁密集/知识章/在圣训跟前禁止说的事节(2663)号,他说:优美的圣训,但在这方面稀有,除他俩外其他人也有传述,伊本·很巴尼及其他人求证为正确的。

[6]  莎菲尔在《使命》中传述53306号,传自穆图莱布。哈克木在《姆斯泰德雷克》买卖章(2/4)传自伊本·麦斯欧德(作为扎比尔的圣训的旁证),艾布·奈尔麦在《首饰》(10/2627)传自艾布·乌玛麦。贺推布在《法学家与求学者》9293页中提到,而苏尤推在《小集》中证其为赢弱的圣训。(2273

[7]  《圣训解明古兰经》41-46页。

[8]  圣训入门21页。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