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知之坐静

前面为大家呈现了有关先知(愿安拉赐福他,并使他平安)在斋月后十天和盖德尔夜所做的善功,以此,我们也了解到他对这个充满吉庆的,美好月份的尊重,同时在尊贵的后十天体现出,他对清高伟大的安拉的敬畏。在这里,我们为大家讲述下先知(愿安拉赐福他,并使他平安)对坐静这项攻修的重视。

伊本·盖伊姆(愿主怜悯之)对此作了详细的说明:内心善良,并在奔向安拉的道路上刚正不阿,将自己全身心的投身于安拉,只有全身心的投入,内心不会被分散,如果内心分散了,只能通过接近安拉而被收回。暴饮暴食,男女混杂和多睡是增加分散,私欲兴起,切断于安拉的联系,或是会变弱,甚至停止,仁慈伟大的安拉为其仆人规定了斋戒,(白天)戒除吃喝,让内心戒除一切私欲,一心归向安拉,完美的实践它。

同时为他们规定‘坐静’,其意图和精神在于让内心完全趋向于清高的安拉,专注于崇拜他,以安拉而得到宁静,暂弃与被造物的交往,只于伟大的安拉交往,多多的记念他,喜欢他,发自内心的接近安拉,为安拉而坚忍,时刻记念他,思考获得安拉喜悦,并接近他。亲近安拉代替亲近人类,那么,他在坟墓独处之日,即无伙伴,也无除他之外让他高兴之日,这种亲近将会归回于他,这就是坐静最大的宗旨所在。

这个宗旨,就是在最贵重的几日—莱麦丹月后十天,斋戒和坐静共同完成,先知(愿安拉赐福于他,并使他平安)并不仅仅是在开斋后坐静,而是阿伊舍(愿主喜悦之)所说:坐静只以封斋并行。

清高的安拉把斋戒和坐静一起提述,而先知(愿安拉赐福于他,并使他平安)也是把斋戒和坐静并行,大众学者一致认为斋戒是坐静的条件。艾布·安巴斯-伊本·太密叶(愿安拉怜悯之)也持这一观点。

至于言语方面,他为自己的民族规定,在一切不利于后世的事情上慎言。

多睡,安拉为他们规定礼站夜间拜,它是最好的熬夜,结局是值得称赞的,这是有益于身心健康的适中的熬夜,不会对人的利益产生任何影响,体育锻炼者坚持这四个条件,所以最幸福的就是谨守先知(愿安拉赐福于他,并使他平安)的道路,不样像过分者那样篡改,更不像怠慢者那样怠慢。

然后他说:先知(愿安拉赐福于他,并使他平安)在(每年)莱麦丹月的后十天坐静,这样一直持续,直到他归真,有一次斋月他放弃了坐静,但在闪瓦利月(回历十月)还补了。他一次是在前十天坐了静,然后中间的十天,然后在后十天,以便寻求‘盖德尔夜’,然后说明,‘盖德尔夜’会出现在后十天,他坚持每个斋月坐静,直到归真。

他命人在清真寺放置帐篷,与养主独处。如果他想坐静,礼完晨礼拜,就进入其中,然后他再次命令搭建一顶帐篷,要求其妻室们进入。当他礼完晨礼拜,看到(人们搭建的)许多顶帐篷,于是命令将其拆除,他也放弃了莱麦丹月的坐静,直到闪瓦利月的前十天坐了静。

先知(愿安拉赐福于他,并使他平安)会在每年坐静十天,有一年先知(愿安拉赐福于他,并使他平安)坐静二十天,他与吉卜利勒(愿安拉赐福于他,并使他平安)每年复习一遍《古兰经》,在那一年复习了两次。他一个人坐静,只有在必须的情况下,进入自己的家里,其余都在清真寺。他有时会把头从清真寺探进阿伊舍(愿主喜悦之)的家里,让她给他洗漱,先知(愿安拉赐福于他,并使他平安)当时清真寺,而阿伊舍(愿主喜悦之)当时是来月经了。在他坐静的时候,有部分的妻室在夜间来探望他,她要回去时,他站起身,目送她,没有与任何一房妻室同房,也没有亲吻过她们。他如果要坐静,在坐静处铺好自己的铺盖。当有需求时,他会出去,经过病人时,他不会为他治疗,或是询问他的情况。一次在圆顶里坐静,在地面上铺了一张草席,以上的这些行为都是坐静真正的目的和精神。相反于一些无知的坐静者的做法,专门给探访者提供场合,与他们长谈,这是一种所谓的坐静,而先知(愿安拉赐福于他,并使他平安)的坐静确是另一种。

但愿我们能够获取更多的关于先知(愿安拉赐福于他,并使他平安)坐静的课程和文章,每一位坐静者应该保护自己的坐静,不要用今世的事务而影响它,杜绝与拜访者的无聊的长谈,以免打扰自己宁静的心灵,失去这份攻修的真实意义;坐静者呈现自己的可口的食物和佳美的饮料,尤其在禁寺里;坐静者为看法、观点和说法去争吵和辩解;坐静者在礼拜者面前显摆自己的衣服,或者不顾自己周围的坐静者的感受,提高声音,或在人行道上睡觉,或散发出一些难闻的气味等等,这一切的行为都是会减少坐静的益处,甚至使之无效。在所有的事务中,只有先知(愿安拉赐福于他,并使他平安)才是我们最好的楷模和领袖。

 

祈求清高的安拉能够相助我们,接受我们的顺从,喜悦我们,让我们获得今后两世的成功,的确安拉是伟大的,尊贵的,全听的,临近的,应答祈祷的。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